混合了亲情、友情和爱情 - 影音先锋av资源网,色色资源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混合了亲情、友情和爱情

混合了亲情、友情和爱情

无论人生多波折,时针仍持续前进,地球也不停运转,转眼过了两个礼拜,学校正好举行期中考,学生们埋头苦读,辅导室的「业务」也少了些。

  在她的想法中,潘逸翔可能从小就发现自己与众不同,但这种能力只会让他孤立,无法爱人和被爱,造成他孤傲封闭的个性,也找不到该为何而活。8 b8 A- M& z" J# F# i! B$ f

* @- I/ a9 u9 Z! T  这不是真正的爱,而是他长期欠缺温暖的结果,她可以想象,他有多需要了解、接纳和关怀,她绝对愿意做他的朋友或姊姊,但再进一步就太夸张了,她怎能跟自己辅导的学生谈恋爱?根本是荒唐!0 p( |% z2 w- P" x4 C( C

+ ]/ q3 u, R7 ?4 k/ P3 f  她们刚好都念过同一所国小,就因这点缘分,让她们以学姊、学妹相称,也更关心彼此的处境。$ U3 O! M6 a8 ~( K

  方筱竹以自己的经验说:「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力,别想一下子就创造奇迹,有些问题是需要时间的帮忙,可能十几二十年后,他们才会豁然开朗、找到答案。」' f2 y4 g# g6 V, Q

  「对这种学生要非常谨慎,别让他们有被放弃的感觉,否则一个轻忽就会造成

  「急诊?妳是说他们伤害自己?」" S- I* T( ^! ~+ E

  「所以……我应该让学生明白,我是支持他们、关心他们的。」

5 d. \/ U, n+ Y' g- c! z  「嗯……」静文觉得心情更沉重了,她背负的责任是多么巨大呀!& }1 ]+ {* i5 s6 f

  放学钟声一响,静文走到高三爱班,发现潘逸翔不在教室,其它同学告诉她说:「他可能在停车场吧!他有驾照,早就会骑车了。」1 C( e) E/ |8 Y0 k# N( J

  来到停车场,果然潘逸翔正准备离开,他骑了一辆重型黑色机车,想必飞驰起来就跟风一样。

% ~1 q$ M# w% \( CQ9 `7 G# _, B  「我想跟你谈一谈,方便吗?」她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这孩子怎会有如此凌厉的双眸?有如刀剑,剌痛人心。

  「好。」这家餐厅她刚好去过,在一条小巷里,默默守候着一处的安详。) b: mM' C% v9 |6 c

! |s4 F$ s( m5 b 4 p$ E6 d( h) w, x; t5 `( q; r- J

  电话那端的程晓玲一听完就抱怨,「妳呀!为学生的事忙得团团转,根本时间陪家人,这样下去我可要生气了!」

& {' c( Z- p4 m2 J' U  「哼!每次放假都睡得不省人事,我哪舍得叫妳起床?」程晓玲骂归骂,仍不忘叮咛,「自己要记得吃饭,如果下班太晚,叫哥开车去接妳。」

  「还有,快去交个男朋友,不要只顾学生,忘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H# o2 Y" f4 w4 q9 }

  程晓玲可是认真的,正式对女儿警告,「别说我给妳机会,二十五岁以前消息的话,就要听我的安排,不准抗议。」

  关了手机,她四处张望,想看潘逸翔来了?突然有人拍她的肩膀,转头一看,他正站在她身后,吓了她一大跳!

  「刚到。」他穿制服,一身牛仔装,显得精神奕奕。' {' M6 y( J: v$ v/ B, O2 l

: [; p! |1 ?9 j' e3 {: Q* G! t  「走吧!」他又拍拍她的肩,率先走进巷口的餐厅,彷佛对此相当熟悉。

# X2 R: l; e- D8 c4 V  然而,她非得跟他面谈不可,就算冒险、就算麻烦,今天是无法躲避了。! W2 q2 ^6 w. E1 a- m( E

- O" q/ [' O$ M* H# Z  潘逸翔开始研究菜单,静文则偷瞄着他看,心想该如何婉转开口,万一他当场发飙怎么办?这家餐厅势必遭龙卷风袭击!

  「我也一样。」事实上她毫无胃口,只希望今晚顺利度过。

  两人对坐无言,有如初次见面,空气中流动着不安,不知下一刻将有何变化。0 L. R" w) e; L0 t9 E8 a

  「还可以。」他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正是他的成绩单。

  记得上次看他的资料,小考和作业成绩都一塌糊涂,跟这次大考有天壤之别,若非主任说过他「忽高忽低」的状况,她恐怕要怀疑他是否作弊。5 y8 U" a" k0 o9 ?% F$ k5 ~) V6 g

  他故意做出「啥大不了」的样子,眼底却有抹羞怯的笑。" S3 w/ {1 I3 V\# j7 F

  服务生送上浓汤和面包,潘逸翔随即大吃起来,看来像饿了一整天,静文见状不禁微笑,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要多吃点才会长大。

" l8 m4 Y: |1 p/ Z4 H  但她实在不懂,她只不过是说了,「今天老师请你吃饭,当作是奖励你。」怎么他竟拍桌站起,让所有人对他们注目?

+ F: a: D1 ]+ y9 Q& y  潘逸翔抽出皮夹,丢了两张大钞,大步走出餐厅,就那样丢下她不管,彷佛她是个负心的女人,其它客人纷纷议论、眼神诡异。

  「哦……」她能说什么?总不能白吃白喝,只得硬着头皮等找钱。

  来到大街上,潘逸翔早不见人影,她手上还拿着发票和零钱,多荒谬的这一幕!

$ O. R, l$ o+ d  沿街走了十几分钟,她决定搭出租车回家,现在她只想休息,完全忘了今晚!巧合的是,当她伸手招车,居然每辆车都有载客,她可真走运!

4 t( Q$ m( |7 N9 m  静文才不领情,她只想物归原主,「拿去,这是发票,还有找你的钱。」, ?" B" a/ T' K

  十秒钟过去,绿灯亮了,机车、汽车和公车都蓄势待发,偏偏他们挡在道路中,引发群情激愤,抱怨连连,「喂!到底要前进还是转弯?别拖拖拉拉的!」$ D7 C0 j# A. m4 T' _: B

  「少年耶!你也太用了吧?还不把你老婆抱上车?」& W* b. Q3 Cm2 @6 [- r

~_9 {# T& t/ }  混乱的交通引来警察注意,废话不说直接处理,抓过安全帽戴到江静文头上,再把发票和零钱放进潘逸翔的口袋,马上解决了问题。

& _+ m$ o/ q$ Q' R8 z8 Z1 N  任谁都不想赴这样的约会,眼见情势难以收拾,在众目睽睽之下,静文委曲求全坐上机车,幸好有安全帽遮掩,她发红的脸才不至于被看清。( J1 N- ^% W$ ^0 J$ E$ P7 C

. U- p0 b2 G7 ~- ^8 I  潘逸翔确定她坐稳了,立刻飞车离开现场,直到下一个路口,他突然紧急煞车,害她重重撞上他的背部,尽管隔了几层衣料,仍可感受彼此的体温。

$ i9 ^. r- T" x$ H& a  狂风中,传来他得意笑声,她应该生气却又做不到,因为第一次听到他的笑,让她心中一阵感动,这才像个十九岁的男孩,不是吗?6 H. h6 W7 ~9 W1 h. G" W* S

' U$ Nv, O( B! E/ s, A9 X- X  她自己下了机车,拿开安全帽,「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要回家了。」她仍在生他的气,心情做好老师。

  「我说要请你吃饭,给你奖励,我到底错在哪儿?」她倒想听听答案。2 J& c/ |$ `6 g, X" @

  「你本来就是学生,我本来就是老师,有什么不对?」她更火大了,真想给他一巴掌,看能不能打醒这任性的小霸王!

  她以为自己听力有问题,但虫鸣和风声都很清晰,他的发言更是余音缭绕,她确实听到他说了那句话。# ?# x) U/ i! L1 W5 ~

  「潘逸翔,我今天找你就是想告诉你……」对了,因为她还告诉他,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6 \. e( \6 D# ^% y3 A" ^3 A# G

  「你……你怎么……」她被他捂着嘴,说话支支吾吾。, z. t" y0 {+ V

& P: Y( Q: A2 b+ {9 W  糟糕!难道他除了御风的能力,还有蛊惑人心的魔法?!静文还来不及深思,已经被他拥入怀中,再度承受他的热吻。

  夜色笼罩中,拥吻的动作并未引来注意,事实上这是个约会圣地,大家都忙着谈自己的恋爱,哪有空去管别人的发展?$ A* A9 \' g2 G! a( P, C! R- i

6 a1 j3 i1 V9 z! W5 `1 e, _- x4 @  「你不能这样……我只能做你的老师……」4 {8 }. I! |, K* u2 G# r

  她吓得说不出话,不只因为他的疯狂想法,更因为他一脸严肃,彷佛说得到做得到,难道他真会霸王硬上弓?他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吗?

7 l! O( A& J5 M1 |, x* c1 g  「你给我点时间考虑……毕竟,我才认识你一个多月。」权衡轻重之下,她决定先对他妥协,为了她的安全,也为了他的人生,她不愿见他发狂!\' L; n2 w, U& U

  只因他问了个问题,「妳的手机呢?号码多少?」8 M2 m6 m/ H) |" x! A

  她才拿出手机,随即被他抢走,她忙问:「你要做什么?」" ^2 L7 F. L2 Y

  「啊?」她顿时傻眼,怎么他们已是情侣了?

; \" X! X9 V- w3 ~' W/ E  「不要!」她不得不抗议,这多蠢!多丢脸!

  「我为什么要找你?」她才那种闲情逸致。2 _0 t]7 c+ W: P3 D

' c- p2 d9 F, C9 O/ |: T. U  「你很过分耶!」她想推他又推不动,转眼已被他取得许多「证物」。

3 q9 Z: M8 V* l  「用不着!」她怎能收他的礼物?那不是更扯不清了?3 ~, e) @- {+ b7 M! p4 E# g

0 g5 {1 z' ]3 q- X- p  他自嘲的表情让她心痛了一下,尽量不着痕迹的问:「他们现在人在哪儿?有有跟你保持联络?」

" o+ `) X1 p+ ^8 L8 \; z  「别这样说你自己!」她忍不住冲动,轻轻打了他的脸一下。* _( w+ {5 k& S+ l. q. A' a* e6 \

" c8 {7 Z. b1 M# L4 s( j8 g& D9 X  如果当时有人斥责他、压抑他,或许他只会变成一个自信的孩子,然而他连打骂都得不到,唯有将自己封闭于心牢。0 K$ Ci0 L9 h3 z, Y& G% W

& P" ]" T6 E: [" w  他凝视住她,「我知道,我会为妳活下去,不只一两天,而是很久、很久。」

- y6 D. S- x& x- X, U; @& O! R7 N  直到多年后,她才明白,那就是一辈子的承诺。

  「铃!铃!」闹钟声传来,静文迷糊睁开眼,迎接新的一天降临。* C( \" n8 z1 T# Z

  「l-o-v-e?」真亏他想得到,冷酷的外表下却是火热的感情,多诡异的组合。

  「妳在发什么呆?谁打电话给妳?」

6 \# p! F$ w6 o5 J& F+ _7 m  程晓玲怎会不了解女儿?这傻孩子最不懂说谎了!因此她暧昧笑道:「妳上次交男朋友是多久以前的事?别害羞,尽量去谈恋爱吧!」

! ~( C* e0 p. `* ~5 Y  「一大早的,妳们母女俩在吵啥?」江易展走到妻子和女儿面前,一脸睡眼惺忪,今天凌晨他才刚下机,现在仍昏昏沉沉。% w7 M; S( d7 H! p% f" m1 r

, I# W) Z$ i* h) Q. q' ]  「真的假的?年轻真好,如果叫我骑车送女朋友回家,我可能会让出租车司机代劳。」老二江志远吹了声口哨,他下午才有班次要飞,正好有空听流言绯闻。' O& p) D* Z# v+ P: ^

/ ~- e; ~$ J3 U2 K' e  「拜托你们,才这回事!」静文大叫;心想,幸亏大哥人在澳洲,否则以他的个性一定闹得更大。& D& f7 n8 y. @, Y. R; [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江志远和江志翰仍打趣不断,程晓玲也连声附和,害得静文都胃口了。# n! ~+ F' Z0 T4 v, V! ]2 Z1 [7 C

  「不用了,我搭捷运很快。」她可不想继续接受轰炸。; Q& u0 n5 K& \6 Q; u( u

1 L: c* a# ?, B* Q  「二哥、三哥,你们可以去写小说了,而且是爱情小说。」她才刚抱怨完,就那么巧的,手机传来简讯铃声,彷佛在呼应其它人的猜测。

0 p: X% r3 ^# R2 w* r  然而,到了学校,静文更觉心虚不安,不知是否有人看得出,昨晚她跟男学生夜游,甚至行为踰矩、难以脱身。

  「我……我哪有什么不一样?」静文差点舌头打结,难道她脸上写了字?

  「妳先生对妳那么好,又会煮饭又会做家事,妳有什么怨言?」静文转移开话题,免得扯到自己身上。/ r9 T! ?% B* y( n

1 K0 I+ M) `' V2 @$ ~* l/ W2 Y  陈威年在这时走进办公室,咳嗽一声说:「两位请保持幻想即可,千万不要登上社会版头条,以免本校成为记者会现场。」

  筱竹只是开开玩笑,静文却暗自警惕,绝对不能让秘密泄漏,否则她的麻烦就大了。>

上一篇:绿色难免啊 下一篇:性虐女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