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侠传 - 影音先锋av资源网,色色资源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群侠传

群侠传

穿衣服的灰白色噁心身子,我就痛苦外分,我嘴巴抽动著,却被他所控制著,我只得发出“呜呜”的悲腔。

5 W/ X* d3 u9 P$ W 他接著双手扶住了我的柔弱的双肩,将衣衫一点一点的向下褪去,使我的香肩跟美乳若然完整的呈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 h0 H! x! t# l% r, ` 玉真子瞧见我白嫩的耀眼夺目的玲珑玉体,咽了一口口水,大大的喘了一口气粗气,便又将身子压在我身上,用他苍老且有著褶皱的皮肤触碰挤压著我的美乳,一隻粗糙厚实的大手还抓在乳房,缓缓拿捏拨弄著那一块触感销魂的美肉。

我摇摆著脑袋逃避著,青丝微然扬起,在我那张绝色容颜下散落,更显得楚楚可人。最后我只得娇声乞求著:“好痒,好痒!不要,不要舔那裡,我好痒。”. x% _2 ]- F* Z+ ^8 o) x2 \

那玉真子全然不顾床外有两人欲火焚身的看著这幅春宫美景,顺著我的耳根就吻了下去,滑落到我的脖子上,婉婉转转的停留吸允了片刻,又落在了我香肩之上,在我那优雅精緻的锁骨之上来回游离著,

0 @6 Q; ^7 m+ H! g( _ 我知道哀求无济于事,却仍不自觉的喊了出来:“求求你,不要再亲了,快停下吧!”, D4 ?3 H% u- \3 @" D& h) Q' k& M

& ^& ]9 HT4 M2 q1 c 他在我的两片莹莹洁白的美乳上来回流连,一边用手揉搓,一边亲吻吮吸。直到床帘外的鼇拜叫駡道:“玉真子,你这老道,是不是不行了?前戏都要作弄这番费事,你要急死我不成。”2 w0 z4 Q( I9 N: ~6 r9 x# d" W

那玉真子满心都是佔有我的欲望,意图在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之上,都留下他的印记。他一边将我的罗裙向下滑落,一边舔弄著我的光洁如滑腹部,舌尖伸入到我那如同花瓣之心的肚脐中,又是一番舔弄。5 Y2 G7 a: b$ W$ m6 v$ V' x; o

$ b: H, o0 }3 ?) l; |+ \9 S 我感到整个身子被人一览无遗,最为私密禁忌的地方就这般暴露在这个丑陋的淫道眼前,面红耳赤,体温急剧升高,脸颊泛起让人迷醉不已的微红,像是那落幕的红霞,娇羞百媚。- [+ d3 {4 i+ i* G

两片花瓣之中,露出两片浅薄的丝丝寸肉,鲜红粉嫩,晶莹剔透。在皎洁如玉的花瓣之之中,耀眼迷人。' |8 ]" A2 I1 b/ j! k8 ~: \' L

4 Y/ z* p5 r) `/ S4 @! y 我不想这玉真子居然如此淫邪无耻,竟然用嘴亲住了我小解的地方,那种酥痒从我下身袭来,在我全身奔涌著。我慌忙的用玉腿併拢著,身子向上抬起,意图脱离这个淫道的污秽之口。4 c5 Y7 G0 O* v: {) [2 H

渐渐我开始了些许畅快之感,那玉真子舔弄著我的花瓣肉唇,让我有种说不出绮丽之感。渐渐我的玉壶之中泛起了阵阵潮湿,零零落落的流出了捐捐细水,如丝如滑。% ?$ GN/ z7 v

$ f2 ~5 c# [. h' y" S# N 那玉真子贪婪忘我的吮吸著著我的玉穴,把流落的淫液如缝甘露般全然吸到嘴裡,任凭鼇拜如何催促,他依旧不肯将嘴巴离开我的玉穴分寸。

& `' H* p. B6 a# C1 P+ G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玉穴的花瓣之外,有根棍子一般的东西,在我那两片肉瓣外挑拨著。

( s- H* N5 G! P 玉真子搂著我的玉颈,我向外微微散落的青丝秀长乌黑,如同沐浴的仙女一般出尘绝豔,他又一次的吻到了我的嘤嘤玉口之上,我还是能感受到这个丑陋的淫道马上就要佔有我,我只得心中幻想著我现在正跟一个俊朗的情郎亲热,心中的痛苦顿时减弱了许多。

/ `2 Z6 ^) vP0 j& ^( }7 D“啊!”我忍不住的痛苦的大叫起来,玉穴之内,传来一阵揪心的疼痛,好似把我的身子撕裂出一个口子,硬生生的插进了一个异物一般,让我苦不堪言。想到多年来的清白,我的娇美身姿,如今被一个又老又丑的道士所玷污,眼角顿时就有莹莹泪珠在打转,双手不由得死死的抓住了床单。' I0 k. A[1 {$ L$ U$ o

玉真子心中顿时大呼过瘾,他上过的女人多到数不清,却从未能见过方方面面皆是一等一的极品美人。他低头瞧见玉穴之外的殷红的血丝滑落,心中不由得痴狂窃喜,如今这毫无瑕疵的仙子,浑身上下皆是名器的绝色佳人,就这麽被自己亵渎了,他今生第一次从未这般满足过。, L$ J2 T* W" W/ r# N3 B

. T) W1 F* i) S/ u+ A“啊!疼啊!你不要动了啊。”我还是吃不住疼痛,痴痴的叫了出来。: y3 O9 Q9 [+ K+ t

6 z/ q) i2 p: f: [- N# g 玉真子紧紧的把我搂在怀裡,亲吻著我的芳唇,腹下的阳具在我的体内轻轻搅动著,我咬著牙强忍的火辣的刺痛,眼角的泪痕垂落下来。~: U& C/ B3 f% U) L& s" \! K: u

那玉真子的阳具的抽插顿时流畅快速了许多,我的玉穴内的刺痛感也在一点一滴的缓缓减轻著。0 ^2 l7 B6 p+ Q/ C+ q4 {! P# C

“嗯!嗯!”/ ]& C; QJ: @- xp. a3 D' M5 M3 ~, F9 {

那玉真子突然感到我腹部的颤动,伴随这玉穴的花壁急剧收缩著,他感到我的花穴之中有一股销魂的吸力,将他整根阳具都裹得严严实实,又突然鬆懈开吸引著。

我感到花穴之中一阵滚烫,愈加的欢愉无比,一股喷涌力量伴著柔滑的液体喷射到我深处的花心,传来阵阵淫靡蚀骨的酥爽,温热液体霎时间充满了我整个蜜穴。" e2 E, ?4 e+ d1 ^

那被射入蜜穴的液体,应该就是先前宫娥告诉我的精液,男人将这种液体射入女子的蜜穴之中,就有可能让女子怀孕。想到有可能被这丑陋的淫道玷污怀孕,我心中的惶恐委屈如若漫天阴霾。

tn4 c2 k5 _4 z( F$ m& `那鼇拜瞧见玉真子在我体内射了阳精,便急不可耐的拉开了床帘,瞧见玉真子趴在我绝美的身子上,淫火顿时在浑身翻涌。

我顿时感到蜜穴之中空空荡荡,鼻口发出云雨之后的低沉喘息声。

“啊!”

我不禁感到命运的辗转多折,方才刚刚被玉真子姦淫过,现在又迎来一个肤色黝黑魁梧的汉子,他长得就如同狗熊一般,让人生不起一点的好感,而且还如此野蛮,竟是比玉真子还要让我厌恶。* v0 v; x+ G8 }( q) X

“这美人的蜜穴真是人间极乐,真是从未有过的爽啊!怪不得玉真子如此快泄了阳精,这便让我来满足你的骚穴吧。”

不料那鼇拜瞧见我这般痛苦可人的模样,更是心头淫邪之气大盛,竟然伸出他宽大噁心的舌头,对著我的脸颊就舔了过来。4 j: O4 |/ v/ x) ^

. [z$ q+ Y3 Y" A% B9 _) Z 他下麵的阳具还在疯狂抽插著我的蜜穴,用强劲的力道狠狠的撞击著我的臀骨,发出一阵阵“劈劈啪啪”的声响,我那蒲柳之姿,怎能经受住他这等力道。加之鼇拜这种毫无风情的野蛮行径,更让我十分的厌恶。蜜穴之中原有的水嫩也开始渐渐乾涩起来,让我的花壁一片火辣的刺痛。& i* E9 g7 H9 \( a3 {" g

我低声的哀求毫无作用,只换来鼇拜更加猛烈的抽插,我浑身如同风中散落的柳絮一般,漂浮摇曳著有归处,让我觉得再这样下去被他插下去,我就要死了一般。9 @- w( J$ }6 a! e: a, h

一旁的玉真子瞧见我被鼇拜疯狂抽插著花穴,娇嫩的身子来回摇摆,痛苦的哀嚎著,他的脸上显出一副僵硬之色,不由得心中懊悔起来,无奈他先前已经承诺过了,只得让鼇拜发洩完这次兽欲了,唯独觉得可惜了我这个绝色的如仙女般的美人了。

而且那灵智上人的嘴巴也不闲著,和鼇拜一样,伸出舌头舔弄著我另一面的脸颊。我就像是个毫无尊严的娼妇一样,美丽的身躯被这两人肆意凌辱玩弄著,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是他们可以染指的地方,我却无力反抗。

! ~. G- a( nq7 z; i" S) z. } 那鼇拜瞧见灵智上人跟自己一同玩弄,便面露淫光的说道:“灵智上人,不如你去干这美人的屁眼,咱俩俩个二穴水路并进,岂不是爽翻天了。”& N/ Y* B+ B/ i1 i% X

( J* {/ J) @& {o9 N3 t 我听到那鼇拜的污言秽语,心中甚为惶恐,我自是知道后庭是何物,这二人皆是好色无耻之徒,若是真要用那阳具去插我的后庭,我又能如何。

“你俩谁敢逾越一下,便休要怪贫道无情了。”那玉真子瞧见二人欲图不轨,径直掏出一把长剑,杀气腾腾的叫道。

“求之不得!你俩尽完事,以后莫要再来烦扰于我!”) }6 l, [& U6 T6 Q9 l( E

“啊!啊!啊!快停下啊!啊!我要死了!求你,求求你,快停啊!”

( V! Q+ [% G7 R% W% u 我原以为自己是失禁尿了出来,但心底又隐隐想到,这透白的水花不是从尿道之处出来的,却是源自自己蜜穴的花心之中。

那鼇拜狂妄的笑著,叫嚣著,玉真子听了顿时觉得心中痛苦惋惜,泛起莫名酸味,自己的仙子居然被鼇拜这个粗俗之人干的喷水了。9 L) L& O; A9 _d. c

鼇拜原本想拔出来射在我身上,不过他转念一想到玉真子这般见色忘义,便心中大为不忿,决定全部将阳精射在我的蜜穴之中。3 `1 ~3 [7 X7 {9 w, N0 o* C

- S! I) a5 M' X9 N/ _ 一旁的玉真子瞧见我一脸的潮红,那鼇拜又是一副满足的模样,心中暗道不好,连忙抬手去抓鼇拜。那鼇拜早就有所准备,从我的秘穴之中抽出阳具起身便逃。4 E# e( A1 o( B1 Q6 c1 J

我被鼇拜疯狂的抽插,已经有些失了意识,醉眼迷离的卧在床上。那灵智上人瞧见鼇拜跟玉真子都出了屋,便将我的身子翻转了过去,头抵在枕头上,双膝跪在地上,露出整张诱人有致的翘臀。

他向上看,又寻见我的后庭,层层褶皱重叠排开,粉美的动人心魄,在光洁如玉的臀肉衬托下,让人止不住的想要亲吻一番。

& X7 d, f' c, j) B& a, V2 {* Y 我本就未经世事,今日接连遭逢如此劫难,浑身上下都被人玷污了个遍,有想到就连那排泄污秽之物的后庭,也被人侵犯了。' O' a& m`5 S) w* u7 ~

他是吐蕃的番僧,不似那鼇拜本就是金人,武功又不如那玉真子,他是全然招惹不起这个玉真子的。瞧见今日玉真子这等急色的模样,怕是自己真要破了这美人的后庭,日后定是要不死不休。

" @. E; h& K8 b 我背对著灵智上人。瞧不见身后的光景,只是感到蜜穴口外的两片肉片再次被人挑开,一个极其粗大的阳具捅了进来,将我的整个花壁撑开。好在这个阳具却是十分短,不如一开始的玉真子,更是不如方才的鼇拜,我才有多少吃痛。; S% V6 V3 L% o

% J9 Ur8 L; _4 r) H! a, G 不过屋簷上的打斗声,让他心神不宁,他匆忙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腹部撞击在我的臀部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那灵智上人临走之时,又用舌头拨弄了我的后庭一番,才恋恋不捨的离去。5 M. s( P5 b# D~% J: g

$ O% D/ c% U% \# W0 E 他瞧见阿九妹妹被那玉真子用内功逼出了体内的铅毒,尽显风华绝代的面容。之后又被那玉真子肆意的猥亵,而后还被破了身子。

赵构万分心痛,如若不是国破家亡,倾国倾城的妹妹怎麽会被人这番凌辱奸污。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恨父皇兄长的无能。& Ja* \4 }7 H# _) \
但是面对屋内那惊心动魄的淫靡,他却如同中了魔障,鬼使神差的不愿离开,看见自己的妹妹被人轮奸强暴,让他心头涌起别样的刺激,他下身欲火满满,按耐不住,竟是在妹妹的一片哀嚎娇吟之中泄出了阳精,才面色神伤的泱泱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