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的任性 - 影音先锋av资源网,色色资源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有钱人的任性

有钱人的任性

原本的直发早在上星期就已经烫成了略显蓬松的卷发,随意的披在肩后让李薇薇显出一股成熟的诱人气息,纤细的手指将少许散出的发梢别入了耳朵后面,心里只能有些厌恶的跟着周靖平进了包厢。 「呵呵,怎么样,薇薇小姐,这是我特意选的位置,可是这家电影院最好的包厢座位。」 「周总这样花了不少钱吧。」 「哪里,我和这家电影院的老板是朋友,要几张电影票算得了什么。我能和那帮买票的一样么。」 看着周靖平用哪种平淡的语气炫弄着自得的时候,一股由衷的厌恶从心里涌起,其实周靖平的谈吐虽然谈不上文雅,但是对比暴发户的脏话连篇已经好很多了,可是他语气里那股不自觉的藐视众生的感觉总是让李薇薇觉得想远离这种人。 无言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候李薇薇才发现了点问题,这种包厢是情侣型的,只一张双人座高背沙发对着荧幕,从后面根本看不见坐在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和这个心怀不轨的周靖平独自在这么幽暗的地方,李薇薇顿时心里生出一股寒气。 「周总,这里……」 「这里怎么了?」 「不……什么。」 李薇薇终究还是把拒绝的话说出口,想到校长在来之前那天对她说的那番话,李薇薇除了把话咽回去还能怎么做呢?谁叫自己有求于人。 两人最终还是只能并肩坐在沙发上,铃声一响,原本就昏暗的灯光彻底灭掉,漆黑一片之中,这部号称为历史大片的电影开始了…… …… 「其实这部电影我想看了好久呢。」 「啊,是吗?」 「里面的男主角好帅啊。」 「啊,是吗?」 「而且他挥剑说着天下鹿死谁手这句台词时候简直就是超帅啊。」 「啊,是吗?」 「王宁则你是个白痴。」 「你才是呢。」 「原来你一直在听,那为什么不好好回答我。」 有些生气的撅着小嘴,林月凛一只手在幽暗中直奔王宁则的腰上拧去 「哎呀,你干嘛啊,林大小姐。」 「你刚才为什么不好好回答我的话。」 「拜托啊,大姐,我哪有不好好回答了。」 「那为什么对我的话只有一个啊是吗的敷衍?」 「我说啊,你说的那些我也不知道,再说我一个男人会在乎男主角帅不帅这种问题吗?」 「哼,反正你也不过是敷衍我而已。」 「喂……我说啊……」 放佛败了一样的王宁则叹了口气,他觉得简直法和这个蛮横的女人交流,难道她除了长得漂亮之外身上就有任何优点了么? 转过眼去开始只看着电影荧幕,其实本身他对这个电影的兴趣也就一般,不过现在王宁则倒只愿意看这个电影了。 「怎么,面对事实无话可说了?」 林月凛不依不饶,似乎很享受这种逼迫王宁则的感觉,不过就王宁则本人来说,在心里只是觉得身边这个女孩神烦而已。 不语的起身要离席,被这个动作有些惊到,林月凛还以为王宁则要生气一样,赶紧拉住了他的衣角, 「要去哪啊,生气了?不会这么小气吧。」 「大姐,我要去尿尿啊,这也拦?」 被王宁则带着点哭腔吼了一声林月凛才发现自己搞错了,暗自吐了一下舌头,慢慢松开小手。 …… 洗完手,确认好了拉链裤门,王宁则这才从男厕所里走出来,其实现在电影开场才不过半个多小时,只是陪着那位神烦的林大小姐让王宁则自己精神已经觉得非常累了,甚至有那么几秒钟,王宁则不无恶意的想着干脆就在外面转悠到电影结束甚至现在直接回家好了。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一瞬而已,虽然林月凛的确有点烦人,「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但是王宁则觉得在约会途中逃跑这种做法实在太过分了点,毕竟林月凛并有做什么坏事,嗯,顶多就是有点烦的想让王宁则偶尔在脑子有打人毁物的念头就是了。 「怎么在这里傻愣着,我还以为你落跑了呢。」 「怎么可能啊,林大小姐。」 背后的那个已经熟悉的声音响起,王宁则不用猜就知道是林月凛,每次在学校里这声音在自己身边出现基本就意味着麻烦,嗯,其实在校外也差不多是这样了。 「为什么不可能,你总是一副我很烦人的面孔对着我。」 「……」 看到王宁则不说话,林月凛又向前迈了几步,已经凑到了他的身前。 「喂,怎么又不说话了?」 「为什么你总是要针对我啊。」 「因为……」 「因为什么?你就看我那么不顺眼么?」 「不是啊,你笨啊。」 「我笨?」 「是啊是啊,明明你对你那个嫂子都有那种感情,为什么对我……?」 「喂别乱说啊。」 看到在居然在走廊里就这么把自己对李薇薇的感情说出来,王宁则赶紧上去捂住了林月凛的小嘴阻止她,慌慌张张左右看了看,还好人。 「你这样,就好像要对我……」 忽然被王宁则压在墙上摁住嘴,挣扎了几下林月凛忽然有些脸红,羞答答的低声吐槽起王宁则。 「啊,对不起……」 王宁则大概也发觉了自己这个动作太过暧昧,刚想拿开身子却忽然被林月凛双手绕过背后紧紧搂住,王宁则这才发觉,身材纤细的林月凛居然可以有这么力气。 「你……」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总要针对你么?我这就告诉你答案。」 美少女的气息忽然有些慌乱起来,雪白的脸上漾出淡淡的红晕,大眼睛盯了一会王宁则帅气的脸,放佛鼓足勇气一样,忽然闭上眼将娇嫩的嘴唇直直的吻上了王宁则的嘴。 「嗯……唔?」 本来还等着林月凛说出答案,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突袭之吻,香甜的唇瓣在磨蹭着自己同样的部位,林月凛有些笨拙的向自己索取着,大脑里却一片空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空白几十秒,王宁则这才想起要做什么,双手有些不听使唤,不过还是拼尽全力哆哆嗦嗦的终于将林月凛香软的身体推开了。 「你……」 「现在你知道是答案了么?」 「我……」 「难道还要我亲口说一遍?」 看着林月凛大眼睛里有些凌厉的视线,王宁则第一次在林月凛面前低下了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 李薇薇和周靖平坐在了沙发上,包厢里暧昧昏暗的灯光让李薇薇将警觉一下拉到了最高。 「这个电影当初还找我来拉过赞助呢,不过我看这个导演不怎么顺眼,给了几百万打发了。」 李薇薇知道这部电影是国内某知名导演号称5年磨一剑的作品,而且在网络上早就放出风声,为了保持作品的独立性和艺术的原创性连电影拍摄资金都是自筹的,不过当时李薇薇还觉得,亏的这个导演居然能筹到这么多钱,原来还是到处找赞助。 「哈,开始的音乐还不错。」 舒缓的电影节奏下,暗色的屏幕基调配上沉缓的念白,倒是有那么几分历史的厚重感。 周靖平的心思当然不在乎这个电影,假意装模作样看了十几分钟后,开始侧过脸,端详起李薇薇精致的侧脸。 这次见面和之前吃饭那次不同,原本直直的长发被李薇薇烫成了卷发,让原本就拥有清纯可人的李薇薇又平添了三分成熟的气质,显得愈发的诱人了。 「周总……你……?」 大概有些察觉到身边的男人在看自己,李薇薇红着脸小声问了句,不过好在包厢里的已经比较暗,否则李薇薇此时看到周靖平充满欲望的眼神,大概会被吓跑吧? 「啊,事,我刚想有个问题要请教你呢,只是看你看的太入迷,不好意思开口。」 「什么的,那请说吧。」 以为自己误会了周靖平,李薇薇倒有些不好意思,口气也软了许多。 「片子里说的总督,巡抚,提督,总兵什么的,都是什么啊?」 周靖平随口想了一个刚才闹不懂的东西,正好用来做借口了。 「提督,总兵是清代的绿营官职,清代绿营每一省都分数镇,一镇的长官就叫总兵,每一个省设则设一个提督,是为一省最高武官,节制诸镇,提督则直接对总督负责,巡抚原本明代临时设官,到了清代乾隆才固定下来每省设一个,巡抚总管一省,总督则总管一省或者二省,当然以二省居多,虽然总督地位高于巡抚,不过两者并不是从属关系,两人事权有所重叠,实际上起到了互相制衡的作用……」 听着李薇薇的介绍,内容周靖平完全有听进去,他在意的只是李薇薇那张正在一张一合的涂了薄薄红色唇膏的小嘴,如果有一天能够在上面一亲芳泽…… 「周总?」 看到对方又了声音,李薇薇以为自己太罗嗦了对方嫌烦了,只好又一次探问起对方。 「啊,说的不错啊,不错,总算长了知识了。」 周靖平换忙应付了一声,好在这么暗的包厢里,李薇薇也看不到他的窘迫。 「周总,我出去一下。」 说了许多,李薇薇也觉得有些口渴,想出去买点水喝,倔强的她当然不会要求周靖平给自己花钱,哪怕就是那么几块钱的东西。 看到李薇薇自己起身,周靖平以为对方要去卫生间,也不好意思追问,只能让自己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回来。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不过电影院里怕观众热还是开了冷气,所以李薇薇一走出包厢忽然间觉得有点闷。 记得小卖部是在卫生间那边吧?李薇薇来这家电影院次数不多,所以也拿不住小卖部在哪了,只好左停停右看看,拐过卫生间的拐角,忽然看到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的画面。 王宁则和那个经常与他在一起的女孩靠在墙上,紧紧的互相抱在一起拥吻着…… 一瞬间眼泪似乎就要从大眼睛里流出眼眶,李薇薇楞了几秒赶紧侧身拐了回去,靠在拐角处,为什么,为什么?明明自己选择的是宁言,可是看到宁则这样和女孩在一起还是会心疼,还是会伤心?这是为什么? 「你……」 「现在你知道是答案了么?」 「我……」 「难道还要我亲口说一遍?」 拐角那边隐隐约约传来了对话声,似乎是宁则在和那女孩说着什么?李薇薇有些好奇的压住心底的刺痛,悄悄听起来。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怎么想我的,怎么认知我的,怎么判断我的这些对我不重要了,明明我已经知道了心里的想法,可是你每一次使我烦恼,使我动摇,使我迷茫,使我失望,使我受伤,使我痛苦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因为……因为我喜欢你啊……不……不是喜欢……是……我爱你……王宁则。」 惊讶的看着林月凛已经有些红着眼圈的看着自己说着这些,「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居然……对自己抱着是这样的感情?王宁则嘴张的大大的,哑口无言的看着对方。 「谢谢你……听到你喜欢我很高兴……」 听到林月凛的话,李薇薇终于再也忍不住泪水,嗯,这样也好吧,这个女孩既然这么喜欢宁则,看起来宁则也不反对,那么就这样吧,啊……一切似乎都已经无所谓了,无所谓了。 心里空荡荡的一般,李薇薇悄悄离开了拐角,她已经兴趣再去听两人的对话了。 「嗯?怎么去了那么久啊?」 回到包厢,李薇薇还是第一次感谢有这么昏暗灯光,这才有让周靖平发觉她已经有些发红的眼圈。 「什么。」 有些冷淡的应了一句,李薇薇便不再说话,假装专心看起电影…… …… 「那么……」 「不,月凛请让我说完,能听到你喜欢我我很高兴,但是我想你早就知道了我的心意不是吗?所以,对不起,我还是喜欢……不……我真正爱的人是李薇薇。」 看着了王宁则坚定的眼神,林月凛紧盯了一会,还是只能叹了口气: 「啊,果然还是不行啊,我还是被你甩了。」 「对不起……」 「哼,谁用你假装好心安慰我,既然拒绝了就离我远点啊,还想占我便宜。」 使劲推开了王宁则,林月凛向着电影院外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 「你已经把我甩了,这个电影还有什么意义看下去吗?」 「不……当然有……」 「嗯?」 「请陪我坚持看完吧。」 面对王宁则认真的表情,林月凛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该说你什么好呢,你这样只会对我伤害更深哦。」 「不……我只是……」 「好啦好啦,我陪你就好了,不过要记住,这次是你邀请我哦,是你欠我的。」 「啊,是,是。」 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王宁则只好被林月凛拉着,又一次进了包厢。 …… 「这个电影还不错啊。」 「还凑合吧。」 散场后俩人为了等待人群特意坐在包厢里等了一小会这才走了出去。 「对不起,明天我会把电影票钱付给你的。」 「不用啦,原本也是我拉着你来的,再说那票是别人送的。」 林月凛扮了一下鬼脸谢绝了王宁则,对方也只能笑笑,既然对方说到这个份上自己也必要坚持了,而且那票的价格对于他来说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那票当然不会是送的,不过自己告白失败还让对方掏钱还票钱这种事情林月凛觉得要是干了会让自己更像一个失败者,所以随口编了一个谎话搪塞过去就好了。 「喂,你接下来要去哪啊?喂,喂。」 看到王宁则不回答自己的问话,林月凛这才发现,王宁则已经原地傻愣着好一会了,只向前直直的看去,放佛见到鬼一样。 「怎么了?傻啦?」 看了看王宁则,林月凛顺着对方盯住的地方望去这才发现,学校里那个漂亮迷人的历史教师李薇薇,与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一同钻入了汽车里,扬长而去…… 女人的心思真是很难猜,即便是玩弄了这么多女人,周靖平还是觉得搞不懂。 刚才在包厢里李薇薇只不过出去了一下回来后就几乎无视自己一般,再也不和自己说一句话,只是到了电影结束后突然要求对方陪自己去河滨的公园转转。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讨厌,倒不如说是求之不得的能和李薇薇多呆一会。 「今天的你,好像有点奇怪啊。」 「在前面停车就好了。」 有接周靖平的话,李薇薇只是示意他把车停在了河边,自己自顾自的下了车。 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李薇薇站在岸边只是呆呆的看着,不知该想些什么,只是总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似的,大概自己现在需要的只是找一个随便什么的地方躲起来吧,不过为什么找周靖平来呢?算了,这种事不要去考虑了,累了…… 「人的感情,其实是会变的。」 「嗯?」 周靖平忽然在身后的一句话让李微微有些诧异,放佛自己被看透一般,转过身用大眼睛望向了周靖平。 「我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我想说,不要在意,人的感情总是会变的,今天会悲伤,也许明天就会高兴起来,今天喜欢你,也许明天就不喜欢了,人就是这么一种善变的动物。所以,不要为了眼前的事情折磨自己,忘了那些事情也对你更好。」 「忘掉?」 「人说到底就是一种动物罢了,在生存的资料得到满足后就会总想着那些事情来充入自己的脑袋里,可是一旦落入了生活的窘境,变得有东西吃,有衣服穿的时候,这些问题就自然而然会被忘掉脑后,原本的海誓山盟也许还不如今天吃什么重要。」 看着李薇薇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周靖平笑了笑 「这样吧,下周六,上午九点,我带你去个地方,可能有点远。」 「这……?」 「放心,是个很安全的地方,我在南面一个县的山区村里资助开办的一个孤儿院。」 …… 「周总,怎么才回来呀。」 开车送回了李薇薇才回到自己郊区的别墅,雅琪那个婊子周末还有事务所的工作,现在的娇声的主人当然不是别人,只能是周珊那个小贱货的了。 「嗯,雅琪走了?」 「是呀,还是我亲自送她上的飞机呢。」 穿着白衬衫热裤和黑丝的周珊故意魅惑的躺在长沙发上伸出那双傲人的长腿,引诱着周靖平。 果然被周珊撩拨起了情欲,「你身边的女人正在发骚,渴望鸡巴进去用力的狂操,你在干吗?赶快别撸了,加发帖的名称扣扣号,联系摸得着能做爱的女人,好好玩玩,免得老了后悔,哈哈!!」周靖平几下扯开了领带和西服上衣,有些粗暴的扑倒了周珊的身体上,一把扯开了白衬衫,不出所料,周珊这个小骚货有穿内衣在家里等着自己呢。 「贱货。」 骂了一句后两只手直接粗鲁的捏住了两只蹦跳的巨乳,狠狠的揉搓起来,雪白滑腻的乳肉不出一分钟便刻上了红红的指印。 「啊……周……周总……」 「贱货,把腿分开。」 顾不上扒开周珊下身碍事的热裤,周靖平命令漂亮的女秘书直接分开长腿,反正她也穿内裤,直接做起来更方便。 按照周靖平的命令周珊只能屈辱的抬起双腿夹住对方的腰,任凭周靖平的肉棒直接抵住了蜜唇,有什么前戏,直接粗暴的顶插进去,一贯到底。 「啊……周总……好痛……」 粗大的肉棒直接撑开紧凑的膣内,痛的周珊眼角翻出了泪花。 「贱货,疼?是舒服吧,看看,这……就出水了……」 粗暴的抽插了几十下,腔道里渐渐湿润了起来,周靖平很喜欢周珊这点,不管自己怎么粗暴折磨她,这个迷人的小骚货总是能很快的进入状态,一副痴女任凭凌虐的样子供自己淫乐。 噼啪噼啪的交合声愈发的密集起来,周珊裹着黑丝的美腿牢牢的夹住周靖平的腰,在他的背后攀起来,收紧腔内的膣肉不停地逼仄周靖平的肉棒,带给对方更多的快感。 「好快……啊……好棒……」 「嘿嘿……还是我的肉棒能满足你吧……」 听着周珊愈发高亢的浪吟,周靖平的嘴不停地在周珊上半身裸出的雪白肌肤上肆意亲吻,四处都留下了自己吻痕。 周珊的蜜壶夹的也愈发的紧了,巨大的肉棒伴随着周靖平粗乱的喘息声开始在膣内蹦跳起来,房间里的两人似乎都进入了最后的癫狂的高潮前奏,开始疯狂地从对方身上索取着爱欲。 「啊……来了……」 一阵急促的抽插,周靖平终于忍不住射精的快感,直起身挺了几下,将肉棒拔出,让大股的灼热精液尽情的喷射在了周珊裹着黑丝的美腿上…… 十几分钟。 「你明天去准备点钱和东西送给南村的孤儿院,下周六我要去看看。」 两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周靖平对着服侍自己要褪掉衣物去洗浴的周珊说道。 虽然周靖平这人在商场和女人这两方面一向好勇斗狠毫不退让,但是唯独在孤儿院上他却出奇的温柔,不仅对那个孤儿院出手阔绰而且经常去探望,这份善心连跟了他很久的周珊也觉得很奇怪,也捉摸不透。 「周总还真是善良呢,喜欢干这种好事。」 听着周珊用有些讽刺的这些话,周靖平将已经剥掉所有衣服的赤裸美人直接揽入怀中亲了一口直接抱起 「呵呵,我当然善良了,我不仅喜欢干好事,更喜欢干你呢,姗姗,等会进了浴室可别求饶啊……」 在女人软腻淫荡的嬉笑声中,周靖平抱着自己迷人的女秘书进入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