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黄金屋内多风情

黄金屋内多风情

做学问的人,大概可以分成三种,一种是整天躲在书房里面研究学问的,现 时催眠学权威人士,美籍华人龙老先生就是最好的例子。一种是像我这样的研究 生,躲在实验室里面,懒懒散散、安安逸逸地做些研究试验,偷偷搞一些自己的 玩艺。第三种人就是我的导师崔默老先生,这种人少 年好学,老了,有成就了, 就到处宣扬他的学问,有名声,还能赚点顾问费,人缘也好,经常跑来跑去开研 讨会上电视做权威访谈,他的学生也经常遇上找他不着的情况,乐得清闲。

  话说徐老先前曾在电视表演真人催眠秀,一鸣惊人,虽在咱们精神分析研究 的同行里看为不屑之为,却被普罗大众奉为惊天之作,从此各大媒体常常找他访 谈,不少跨行业的学术研讨会也找他上座,60多岁的老先生跑来跑去,没时间理 我们这几个研究生,于是我们每天除了到实验室报道研究些规定课题,也就没事 可干。大家有空,就看徐老的访谈,看看他坐在那些年轻貌美的女主持身旁高谈 阔论,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那天上午,几个同学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没来实验室,剩下我孤单一人 留守,百无聊奈,开着icq 跟老朋友打屁,林铜为人忠厚,被我大大调侃一番, 正值兴头,忽然有人拍门,一把温柔的女声隔门飘来︰『请问有人吗?』『这正是自实验室开室以来第一宗女生入门事件(开室两年来进来的导师学 生都是男的),我莫名惊讶,对老朋友说了声“886” ,就关机开门看个究竟。

  刚开门,未及细看,一阵香风己扑面而来,我定眼一看,门前站着一个大美 人,柳眉淡月,大眼传神,瓜子脸型,披肩乌发,身形苗条,一身合身裙装更显 曲线玲珑,特别是短裙下一双玉腿穿着亮晶晶,剔透顺滑的玉色丝袜,配以拌带 细跟高跟鞋,令我等有特殊癖好者心脏濒临爆炸边缘。啊,这不就是电视台着名 的访谈节目主持人李小莉吗?昨天还在电视里见她做徐老的访谈,那付亲切端庄 ,高贵谈雅的神情令我心动不己。今天,突然面对真人,感觉更深,我不禁一时 发呆。

  李小莉看着我,嫣然一笑︰『请问崔教授在这里吗?』哎,真是的,这一笑 ,自有别样风情暗地生,把我的魂魄都吹去了,我开始痛恨中小学老师教的古文 不合时宜,都不弄些描写淑女的妙文灌给我们,搞到现在都找不出合适的词语形 容这位标准的美丽淑女。不过,言归正传,我倒是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失礼 ,慌忙应到︰『崔教授今天临时要开个会,出去了。有甚么可以帮忙的吗?』李小莉有些失望,说︰『原来这样,我是电视台的李小莉,崔教授昨天上我 们的系列访谈节目,临走时答应给我一些有关催眠的资料,让我准备一下下期的 话题,想不到今天出了变故。』美人当前,每个男人都想讨好之。我连忙说︰『你先别急,我姓司徒,是崔 教授的学生,不知道你想找那方面的资料,或许我能帮帮忙。先进来坐坐吧。』于是李小莉便进门坐下,我给她倒了杯水,详细问她需要哪方面的数据。

  原来徐老先生吹牛吹大了,讲到了弗洛伊德和荣格,普通听众听不明白,李 小莉想要一些这方面的普及资料,准备下一次补充解释。这本是小事一件,但李 小莉偏偏遇上有点滑头的我,我虽没有徐老的虚荣心和本事,但是精神分析的学 问还是懂一点的,好歹也是读过一年研究生的人嘛,于是我便一边海阔天空地介 绍这些精神分析学的始祖给李小莉,一边慢腾腾地打印一些基本数据给她。

  看得出李小莉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听得很入神,我越发起劲,讲了很多催眠 的例子给她听。看着她一边认真纪录一边手托香腮,认真而美丽的脸容令我真想 从头到脚好好舔她一遍。

  介绍得差不多了,李小莉忽然问︰『催眠真的这么神奇吗?是不是人人都可 以接爱催眠的呢?』我笑着随口说︰『你自己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李小莉紧 接着说︰『那你会不会催眠?你帮我催眠一下,让我体验一下好不好。』哗,天 下有这等美事?这么个大美人任我催眠,岂不是让我尽显『高手』风采?平时我 除了简单的试验,很少给人催眠,多少有点技痒了,遇到美人,自然更加兴奋。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李小莉小姐,催眠其实是严 肃的科学,你不要以为是闹着玩的啊。』李小莉连忙道︰『我是诚心想体验一下 这门科学的,司徒先生你不用怀疑。』于是我赶忙打印完数据,装模作样地略有所思,然后道︰『好,李小莉小姐 你就跟我到催眠的专用房间去试试吧。』然后我把她带到专用的催眠房间,让她 坐在那张又厚又舒服的大沙发上,我拉上软滑的天鹅绒窗帘,只开一盏昏暗的壁 灯,让暗黄灯光打在墙上。李小莉躺在沙发上,非常舒服,暗黄的灯光映在她的 腿上,只见丝袜的荧光泛起,美得绝伦。

  我尽量用温柔的声调对她说︰『李小莉,你现在放松下来,平时做节目紧张 忙碌极了,没时间松懈下来,你将会体验到很轻松美妙的感觉,只要你肯放松下 来,我很快就会带你领略到这种感觉的。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很舒服,现在 ,你甚么也不用想,不用有顾虑,只需要听着我的指示,按照我的吩咐,慢慢做 。』刚才我对李小莉的吹嘘显然很有效,她十分相信我是个很有水平的专业人士 ,加上柔和的灯光,厚厚的地,软绵绵的沙发,令人会产生很舒服的感觉,所以 她已经很投入到这种气氛之中。

  我慢慢地拿出一只怀表,柔声说︰『看着这只怀表,这只表是古董,你感到 很亲切,很有韵味,是不是?集中注意力看着这只表吧,好好地欣赏它。『我一 边说,一边开始小幅度拉着怀表的链子轻轻左右来回振荡。一回,两回,三回……我继续说︰『放松,放松,不要有其它杂念,好好欣赏这只表,你会感到有 些累,是不是,不要紧,现在你可以放松一下你自己,没有甚么事可以打扰你的 ,你感到累是很正常的,你会越来越累,越来越累,眼皮发重,发重,越来越重 ,越来越重,重得抬不起了,抬不起了,那就让眼皮合上吧,合上,完全的累, 累了,合上眼皮,好好休息。』李小莉在我的引导下,眼神越来越空洞了,温柔的气氛,连日的疲惫,令她 十分顺利地进入我的催眠指引状态,在我的引导中,李小莉浑身无力,瘫在沙发 上,合上了眼皮,就像一个吹弹欲破的睡美人。

  我继续说︰『你累了,很累了,不记得身边的事,不记得过去的事,现在, 已经逐渐失去记忆了,记不起任何东西了,只记得我将引你走入一种很舒服的感 觉了,你会越来越放松,不能想任何事,一切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你现在觉得, 按我的吩咐去做是最舒服的,你会听从我的一切吩咐。好,跟我说,我会听从司 徒先生的一切吩咐,说。』李小莉缓慢地一字一句吐出:『我会听从司徒先生的一切吩咐。』从状态来 看,她已进入明显的被催眠状态。

  我说︰『现在,我数一、二、三,你可以睁开眼睛,看看催眠带给你的新变 化,好,一、二、三,睁开眼睛。』李小莉慢慢睁开眼睛,眼神已经很空洞了,她看到墙上的灯光已经变成了迷 人的粉红色!

  李小莉那里知道,这其实是催眠学上的一个小技巧,我们平时就在那壁灯里 面做了手脚,里面有两个灯泡,一个是普通灯泡,一个是粉红色的灯泡,当试验 对象清醒时看到普通的灯泡,当他们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们就会无声无息地遥控 开粉红色的灯泡,然后让他们睁开眼睛,让他们看到催眠后色调都会『变了』, 增强他们的信任感,从而令自我催眠意识更加强烈。

  李小莉已经完全信任我的话了,我继续说:『现在,你可以闭上眼睛,继续 感到很舒服,你会进入更深的睡眠状态,现在,我从一数到四十,每数一下,你 就会睡得更深,只记得服从我的命令。知道没有?

  李小莉有气无力地回答:『知道了。』于是,我便慢慢数数,十分钟以后, 李小莉已经完全进入无我的深层催眠。

  于是我就考虑给这位睡美人怎样的催眠体验,正考虑时,忽然又看到了她完 美的身材,亮丽的职业套装,细滑的丝袜,还有高跟鞋!一个平时只有发呆时才 会涌现的想法现在突然猛烈地在心头『各登』地撞出了火花……我有些颤抖了,不是我不敢实现这个想法,也不是这想法不能实现,只是, 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可以实现这个想法,更没有想过就在现在实现。这个想法,很 简单,人人都会想过,但是,人人都不可能实现的——除了现在的我……我的头脑开始变得有点恍惚,但是藏在心里面那种刺激的想法不断闪出火花 ,室人一片死寂,但是空气好像因为我的想法而变得浑热,我不由得擦一擦额头 ,忽然感到手上一凉,这才发觉额头上冒了汗。天,我可是把空调调到25度的啊 ,我不禁哑然失笑。这样一来,我的心倒是镇定了不少,人镇静了,感觉到屋中 的气份更加诡秘死寂,但是,人的本性在这种诡秘中更加肆无忌惮地蔓延,我按 捺不住了。

  我尽量压低自己的音调,制造出一种平静而又低沉的音调对李小莉说:『李 小莉,你已经完全睡熟了,好,现在不要对任何东西产生怀疑,你现在可以很放 心地依靠我,我会带你体现一种很稳靠,很舒服的感觉,你会觉得你一直很渴望 体现那种感觉,所以,无论我对你说甚么,你都会服从我的,放松,继续放松, 你会相信我的每句话都是对你有益的,你不会怀疑我,是不是?请你跟我说『我 会绝对服从』李小莉静默一会儿,似乎说话也困难,终于有气无力地说:『我会绝对服从 。』我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处于意识空白状态,连词语的记忆也变得困难了。

  这也证明我的催眠技巧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猎物 即将为我所为,我心里的狂喜令我的声音越发颤抖走样︰『很好,李小莉,你现 在很舒服,你也知道,你有一双漂亮的美腿,但是,这腿不是随便展示给别人看 的,女人的身体要给自己最信任的人看,现在,你已经对我完全信任了,所以, 我有权看你身体的任何一部分。记住,你会绝对服从。好了,现在,请展示你高 贵的美腿吧。请慢慢地把裙子拉上一点。慢慢,拉上,拉上。』李小莉用非常僵硬的手努力地尝试寻找、抓住裙摆,结果费了很大劲才找到 裙摆,一点一点,慢慢地往上拉,逐渐地、那丰满结实的大腿逐渐显露出那迷人 的光泽,映衬晶莹的丝袜,在柔和的灯色下别有荡漾风情。随着裙摆的上升,那 一抹光泽越发修长,我的眼光终于在李小莉那纤柔手指的生硬移动中,到达了白 色的终点站。我已经看到了那镶边的小可爱。

  我就坐在她身旁大约一尺左右的地方,那光滑的大腿这样横陈在我面前,我 已经迷失在情欲之间,我慢慢地伸出颤抖的右手,试图品尝那光滑大腿所带来的 滑腻解感,但是伸出一半的双手忽然停住了——因为我忽然想到了后果:如果她 突然醒来怎么辨?我硬生生地收回了手。但是室内的空调似乎越来越不顶用,我 的心火还是在不断地冒升,令我热得要命,心里烦得就像在火红的油锅里扔上一 包炸药。『到手的肥肉不能丢。』这个代头在我脑海中闪现过千百遍。终于,我 确定冒平生最大的一次险,我重新用平静的语调对她说:『李小莉,现在你依然 睡得很香,但是你的肌肉神经会变得很敏感,你会很放心地让我抚摸你,因为你 觉得你十分需要我的抚摸,我的滋润,我的每一次抚摸都会给你带来快感,放松 ,放松,尽量去感受我的抚摸给你带来的快感,不要有任何的想法。放松……』我拖长声调说完了最后一句,看看睡得像洋娃娃的李小莉,定了定神,终于 下定决心,一手摸到了李小莉的大腿。

  那种刹那间的快感是无法形容的,就算多年以来『打手枪』的高潮也没有试 过这么爽,这种爽混合了征服与享受的心理快感,而快感在我的双手磨动中逐潮 上升。我跪在李小莉面前,双手来回地在那结实光滑,宛如玉王的大腿上滑动, 感受着丝丝柔情带给我的阵阵快意,在我先前的催眠命令和时轻时重抚摸下,李 小莉的肌肉感觉早已变得异常敏感,每一次抚摸都会令她和我一样萌生出阵阵快 意,她那性感的小嘴微张,吐露着浅浅的呻吟。那幅沉睡的高贵脸庞上不知不觉 间显露出欲望的表情。而我就在一边抚摸一边欣赏她表情的时候终于碰触到大腿 的终点,感觉到那里有点潮湿,这种潮湿使我的征服感更加强烈了。

  我在兴奋中不知不觉大力地擦动着李小莉的大腿,令她的呻吟越来越沉重, 双腿由于兴奋的刺激不由得自动伸直。这更加刺激了我的情欲,于是我埋头亲吻 着她的性感小腿,品尝肉香无限。在亲吻中我的嘴唇一路上移,湿湿的唾液点点 滴滴留在丝袜上,闪着点点精光,更为好看。在我俩的同时喘气中,我手忙脚乱 地扒下了她的套裙,一头扎在花园青草地,隔着丝袜舔着,这种奇异的感觉令敏 感的李小莉再也忍受不住,在熟睡中喷出了一股浓浓的体液。

  这下糟糕了,本来我的鼻子就有点过敏,在那股浓浓的体味中,我的鼻子受 了刺激,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这犹如在旷寂无人的空山中打了个响雷,令 沉睡中的她突然收了刺激,起了反应,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眼皮一跳一跳的,一 副欲醒未醒的样子。

  我一下子像掉进了冰窟,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完了』,她惊醒,夺门而 逃、我被逮捕的情景电光火石地印在心头。但是忽然我不知那来莫大的勇气,用 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镇静语调命令着李小莉:『放松,放松,现在没有任何东西 能够伤害你,没有任何东西令你不安,刚才只不过是幻觉,如果你试图让自己醒 过来的话,你会感觉到很冷,很痛苦,你不会让自己痛苦的,听从我的话,你就 可以继续享受快乐。我再说一遍,你会放弃自己醒来的意志。我数1 , 2 , 3 , 你就会完全松懈下来。』李小莉真的在抵抗挣扎之中,但是经过一分钟左右的意 志斗争,她的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会儿,好像很冷的样子,最后便让我的催眠占了 上风,在我不紧不慢的数数声中,安静了下来。

  我喘了一口气,背脊一阵凉意,我知道冷汗已经湿透了我的背心,看着出水 芙蓉般的美人,看着冰雕般的肉体。我不再犹豫,迅速脱光了自己和她的衣服, 让她身上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扶正二弟,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扎了进去。

  一丝血迹在昏黄的灯光中清晰可见,她的呻吟辗转动听,但是我已经没有心 情去体验,刚才的种种捻花快意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是做男人的骄傲和本分 ,我捅,我插,我搅,我让她感受着痛楚和快感的同时煎熬;我搓她的乳房,吮 吸她的细颈,抓她的肥臀,我让她真正驯服在我的指使下。高贵的李小莉依然高 贵,但是香汗和快感就写在她的脸上。虽然处在道德意识中,但是她仍能展现出 一个女人的本能,僵直了双腿,本能地挺腰迎合我的插入。我完全惊讶于我的勇 猛,怒挺的青筋彷佛把『勇』字写在二弟上,二弟矫健犹如苍龙入海,在紧密的 肉壁中左冲左突,进退自如,而李小莉娇柔的喘息就成为最诱人的冲锋号。我自 觉得我的眼里燃烧着火焰,先前文质彬彬的书生相一霎间被燃烧殆尽,剩下的我 ,是个砌底的男人,一个能干的男人。

  一刻钟之,前我是春风秋月的赏花人,但是,现在,男人的骄傲和本能令我 埋头苦干,在『噗嗤、噗嗤』的声响中她的阴精射了一次又一次,但是我依然屹 立不倒,双手托着她的大腿根,抓着滑滑的丝袜,让她的美腿卧在我的肩膀上, 一次一次往她的花心大力迎送。没有怜香惜玉,或许,男人对女人最大的尊重, 就是象我现在这样,狠狠地干她,让她在你的雄风下投降。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在美腿丝袜中,在酥胸柔臂中,在紧滑花心中,我的意 识逐潮模糊,只知道崩溃的时候,我射出了很多,她毫无推却地接受了我的赏赐 ,当我每一次射出,她都颤抖着,肉壁收缩着,催促着我的射出,我对她的渴望 和恭敬完全满意,终于彻底交货。

  我静静地休息了很久,在昏黄的灯光中看着面前赤裸的睡美人,看着散落一 地的衣物,忽然感到很满意,满意的不单是因为从此以后有一个大美人会完全驯 服于我的命令,供我随时行乐,还有那种初为男人的骄傲。这个女人让我变成了 呼风唤雨的男人,一个真正的大男人,其中的豪气,不能言喻。但是,我现在还 必须打扫战场。我首先穿上了衣服,又帮她擦去身上的体液和处女血,然后帮她 穿上衣服,最后用一种平静而威严的声音说︰『李小莉。很好,你很配合完成这 次奇妙的体验,你即将醒来,但是你醒来以后不会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切,你只记 得我很配合你的工作,帮你找到了数据,你只记得你对我一见钟情,你会不时想 到我,每次想到我,你都很希望和我性交,你会越来越爱我,记住,只要你听到 我说『南美食蚁兽』,你就会陷入催眠状态,听从我的任何命令。现在,请跟我 说︰『我会听从你的任何命令。』李小莉很驯服地重复了『我会听从你的任何命令。』比上次说的时候还要驯 服。

  于是,我说:『现在我从50倒数到1 ,每倒数一个数字,你就会醒来多一点 ,当我倒数完以后,你就会完全醒来,你不会记得任何事,只会在潜意识中记得 的催眠命令,只会疯狂的爱上我,明白没有?好,现你开始逐渐醒来吧。

  50, 49, 48……

  以后的故事不用我多说了,从此李小莉就对我『一见钟情』,常常跑到实验 室让我单独给她做实验。两年后,我的妻子李小莉大着肚子,暂时离开了电视台 。专心候产,而我早已完成了硕士学位,现正在芋医院的精神科工作。我还时常 回去看望当年教我精神分析课程的崔默老教授,每次他总会很慨叹地说︰『你这 后生当年也真奇怪,原来吊儿郎当的,后来不知道发了甚么神经,催眠做得这么 好,连我都快要比不上了,是不是听了你女朋友的话,立志要搞出点成绩?』我笑了︰『徐老,你说得很对,人家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我觉得老是困 在黄金屋里做学问也做不出甚么成绩,不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做点实 践,这样才能提高,所以我做学生的时候做了很多催眠实验的。』徐老先生这时总会很惊奇地说︰『我看你平时的实验也不是很多,跟其它同 学的量也差不多呀。』于是,我总会习惯性地露出炫耀性的微笑说︰『你老长期在外,我在实验室 里面独自做了多少试验,你知道吗?』看着徐老摸着脑袋点头称是的样子,我暗自发笑。

  【完】